当前时间
 
 
天气信息
  • 一、严禁违反法律、法规和工作制度;


关心百姓生活,弘扬正能量

新闻详情

路何时才能修通(原创小说新作)

456
作者:张子保来源:人民焦点网

t0174549f0557067562.jpg


我为啥好写村级干部,我去年到山西查的小贪官大部分是村支书腐败。下面写的就是这个事,望某不能对号入座。—题记

日头快要下山的时候,村支书二杆子七十三岁的母亲因摔了一跤,浑身失去直觉,连说话都咬字不真了。

消息既刻像狗一样蜷伏在山脚下的小村传了个遍。

村民们都提着礼,争先恐后地到支书家去。说是去问候二杆子娘,实质还是叫村里唯一有权的二杆子支书记住自己。

这不,更忙坏了村民二流子家俩口。二流子既请大夫取药,三更半夜陪巫婆驱邪。媳妇贴身伺候在书记母亲身边,喂饭、灌药、端屎倒尿。她心中也有数,近几年和书记好,想想当初不就是五十斤芝麻油连带一个猪头嘛。自己没没吃,还是这么漂亮。至于自己跟书记的私情,村里人都知道,知道又咋样?计划生育、批新宅基地都没掏一分钱,靠书记又沾了那么多政策的光。

第二天清早,村里的大喇叭里发出嚓嚓的杂音,又扑扑两下,传出了书记的声音:“喂,各位村民都听着,马上集中力量赶紧把我房背后到东堰河里的这条路修通,修成能通车的。碰上谁家的地尽管挖,哪家不上工,你就清楚,是啥后果、、、、、、”二杆子的声音震得四面山崖都响。

要修这条路,是村民们巴望不得的事。这是贯穿全村五个庄田地的主要农路。从承包到户至如今,春种秋收,年年人背肩扛。年轻人几回都想修,书记就是不答应,便有了很多抛荒地。“黄开工程都几年了,这里连一条能通车的土路都没有。

说修就修。当天就上了四百多人,沿着这条像老人血管一样瘦弱而弯曲的小路派开,占了二里多远,风风火火地干开了。

有人问二流子,李书记猛然咋要修这条路?“书记叫你干啥你就干,问这么多顶屁用?”二流子这种骄横,纯粹就跟二杆子没分别。

村民们早出晚归,使足了劲,有的手上起了几茬水泡,一心都想把路早点修通。到了第五天,离书记指定的堰河那块四十几亩的"大平原”还有一二百步远没有修路动锹呢,二杆子的娘过世了。二流子叫修路的全部停下了。

丧场上,人影散乱,扎灵堂的、贴挽联的、担水的、扫院的、搭棚子的全是村里的群众。劈柴的学明更加卖力,他是想趁这机会眼光放尖点,耳朵放灵点,好好表现,和书记拉关系。

那是二杆子当村长那年,他去领自家的“宅基证”,二杆子要收1500元钱,就和他狠狠地干了一仗。二杆子为官有道,从村长升到书记。听说国家要给村干部发工资,他给乡里写了一份报告,乡政府就一份文件把村长免了。五个村干部一份报告都没了。二杆子就成了唯一的村干部。有需要填写的,由二流子媳妇包揽。近几年“进行扶贫”项目,国家“富民工程”以及县上的“药材种子”扶贫,还有些养殖项目自然都由他一手操作。学明的腿都跑断了,一样都没沾边。人家二流子肯听书记的话,样样都没落脱,光承包村里的养猪场,今年純利就收入几十万。

学明只怪自己那时太年轻,太书生气,不懂人情世故。他刚才听说书记还没有给老娘买棺材板,他便把二流子叫到背处,嘴搭到耳朵跟前,用手遮住生怕别人听见,一阵耳语后,只听二流子说:“好,好,你杂种终究还是明白了。”

晚上,五块被柏油抹黑了的大板码在二杆子家屋檐下。听说当晚二杆子叫学明写份入党申请书。

这天将麻亮,鞭炮如雷,幡杆飘扬。二流子和扶着披麻戴孝手掌灵魂、哭得鼻涕老长的书记二杆子,身后是一支庞大的送丧队伍,慢慢地挪动在这条新路上。到了路头,仍是狭窄地小毛路。年轻人一拥而上冲过了一道又一道小坎,终于到堰河全村最大的这块平地,四周横垣而雄壮的山梁把这块平地围得严严实实的,有人说这是一块风水宝地。在麦苗墨绿的地中间,有一个挖好的坟墓、、、、、、

农闲季节,三轮车穿梭在这条新路上,往地里送粪,搁荒多年的地也有了粪堆。没修通那段地的主儿,只能倒在路头再背着转喽。

村民们一边背着粪,一边叹息:“路何时才能修通呢?”

责任编辑:李娟


图为会议现-市领导视察城市管理工作

副市长徐鸣强,我局党委书记、局长朱锦明以及财政卫生、环保、处理公司部门主要负责人陪同视察期间,王剑锋等一行先后视察了生活垃圾填埋场...


资料下载
事业单位房地产明细表.doc
下载
出租房地产情况表.doc
下载
周转住房租金申请优惠审核表.doc
下载
调配租赁政府周转住房审批表.doc
下载
车辆超时免费停放申请表.doc
下载
“车辆准停证”申请表.doc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