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天气信息
  • 一、严禁违反法律、法规和工作制度;


关心百姓生活,弘扬正能量

新闻详情

曝光徐东黑社会老大谢国飞违法犯罪的内幕

1871
作者:冯永忠来源:人民网《百姓监督》栏目

 我叫冯永忠,男,汉族,生于1968年9月24日,系武汉幸会福缘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法人,家庭住址:湖北省武穴市永宁大道东10号E栋9楼6室,身份证号码:422129196809241315,我实名举报武昌区徐东秦园中路黑社会老大谢国飞的违法犯罪行为,事实依据如下: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举报人与谢国飞的关系:谢国飞,男,汉族,生于1973年10月6日,系宝隆得商务宾馆房东,家庭住址:武汉市武昌区横街34号,身份证号码:4223221973100611992006年,谢国飞在秦园中路开了一家宾馆:宝隆得商务宾馆,因宾馆大部分客源都是吸毒人员,而且被公安局清查了很多次(后来听我的一个客房保洁员周丽英讲的,她一直在宝隆得宾馆做客房卫生),到了2012年,谢的宾馆生意就不行了,于是谢就在网上挂出诚招合作伙伴信息,因挂价太高和口碑不好,两年多都无人问津。我因为是开全国连锁的酒店管理公司,总部设在武穴,我当时急着想把业务拓展到武汉,就委托小舅子金伟伟在武汉帮我联系一家需要加盟的商务宾馆,于是就在2014年8月1日正式与谢国飞签订了十年的合作协议!接手后,我对原宝隆得商务宾馆实施了全面改造和重新装修装饰,并把宝隆得商务宾馆更名为:幸福人连锁酒店,同时在武汉又注册了“武汉幸会福缘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2016年6月7日早上7:38分的李钰杀人案,通过录像回放,李钰在杀死李金芳之前的几次到后门倒垃圾,从垃圾桶的垃圾物就证明:李钰是从五楼谢国飞的住房中出来倒垃圾,而不是从周谋革(外号:黑马)开的202房中出来。因为谢国飞一直在宝隆得宾馆五楼自己的住房中开设赌场,并贩毒吸毒(2016年11月中旬的某一天,那天晚上宾馆的热水塔出了故障,整个宾馆没有热水,因为热水塔在楼顶,上去修理必须从谢国飞房间进出,当时大约是深夜11点左右,我携同宾馆夜保经理库红胜一起去维修,当我们进入谢国飞房屋时,他正在给自己烧板,而且房间打牌的男男女女有好多人,我们赶紧离开到楼顶去查修热水故障⋯),而且他的房门外安装了摄像头。那天跟李钰在一起的周谋革并非幸福人连锁酒店的员工,而是谢国飞的马仔,吃住一直在谢国飞家中,每天安排接待参赌人员和贩毒给参赌的吸毒人员。李钰一直是谢国飞赌场的客户,经常来谢的赌场参赌吸毒(谢国飞在麻将机上安装了遥控程序。2015年上半年,有一台谢国飞移交给我们的五台旧麻将机中坏了一台,当时我们宾馆维保负责人宋国友联系了一个专业修理工来了,当师傅打开面盖,发现是一台作弊赌博工具,他说这台机子我们不敢修,怕惹祸,很快就走了,一分钱都不敢要,后来我们把那台麻将机搬到一楼厨房当餐桌用),李金芳之死与谢国飞私开赌场容留他人吸毒、涉嫌贩毒有很大关系。李钰6月7日杀人后,警察把谢国飞家全部抄了,谢国飞在警察到来之前就已经跑掉了,从宾馆监控回放就一目了然(余家头派出所把6月6日~7日两天的所有监控录像全部考下来了),等6月9日死者家属闹丧结束后,谢就指使手下马仔姓段的毒贩把宾馆控制起来。
  6月7日出事时,我当时因身体原因在武穴人民医院做了手术,我老婆被公安送去拘留了,6月9日余家头派出所怕事情闹大,就电话联系我,在下午两点左右把所有人都清理出来后,陈虎副所长亲自把宾馆大门后门都锁上了。当时整个宾馆已经很安全了,闹丧的死者家属已经被劝谏回家了(湖北孝昌人)。然而,谢国飞就趁此机会命令手下人私自橇开我宾馆前台收银柜和房卡门卡钥匙专用柜。并违法侵占所有26间房长达1月之久。每天几十人都在宾馆吸毒,把我整个宾馆搞的一塌糊涂!在此期间,即6月25日左右,谢主动打电话我老婆,叫我们来武汉处理相关事宜。在6月28日,我一行四人去了武汉,才发现谢的恶劣行径⋯当事情过去一个多月,渐渐恢复正常营业时,谢指使手下毒贩姓段的和姓刘的向我要几十号兄弟一个多月的保护费,那段时间,几乎每天谢的手下总是向我要几十万元保护费,我不从,他们就借故打我员工,砸我宾馆财物,强行到前台拿房卡直接住房,而且分文不给。最后,实在把我逼疯了,我就发信息谢国飞,再这样下去,我要告发你们。才有所收敛⋯
  另一件事:
  首先举报人阐述一下这件事的起因:因武昌区秦园路的改造工程,我们宾馆地处秦园中路,属强拆地段。2017年6月22日,我接到武昌区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附带一份复印件),我于6月28日向该院递交了一份“协助执行异议书”(附带一份复印件),过了几天,我们发现院方没有回复,我和我的委托人亲自去武昌区人民法院找当事法官肖述进,到了法院接待窗囗,叫我们打027-88931723,结果对方接电话的告诉我们:肖法官出差去了,并叫我们把相关资料予以补充。第二天,按照院方要求,我们把资料递交给了武昌区人民法院二楼接待窗口,当时,我们又打了027-88931723这个电话,但无人接听⋯在此期间,我们始终沒有接到武昌区人民法院的电话⋯
  7月7日,我又递交了一份“执行异议书”(附带一份复印件),7月12日、13日,我老婆和我76岁的老母亲连续两天去武昌区人民法院找肖法官,但始终不与我们见面,我母亲写了一份求助信(附带一份复印件)本想亲自交给肖述进法官,最后只好转交到接待窗口⋯
  在这次强拆宾馆过程中,徐东黑社会老大谢国飞带领手下16人,从6月23日至7月13日,集众吸毒,每天霸占客房5间(405、406、408、506、508),侵占我的客房总房量达100间,明目张胆地在前台拿卡不给钱,一天深夜,我们服务员找谢国飞结帐,他说我们员工脑子进水了,第二天他派两个手下到前台恐吓前台服务员。
  7月6日,晚上10点左右,谢国飞指使手下一个马仔到前台说他的十几万的手链不见了,硬说是我们服务员偷去了,非要我们负责。一个小时后,我们报了警,我的当事人卫生阿姨蔡志娥和那个失主以及谢国飞手下头目姓廖的混混在余家头派出所做完笔录后,当班警察对我们卫生阿姨蔡志娥吼道:客人这么贵重的物品在你宾馆被盗了,你们宾馆要负全责,明天把你们宾馆封起来!回到宾馆后,姓廖的混混在前台丢了话:十几万的手链一定要宾馆老板赔⋯敲诈勒索!
  7月8日至7月15日,以谢国飞为首的16位黑社会成员肆意破坏我宾馆客房物品,强行拆走我新安装的空调29台,抢走我们库存的商品,强行断水断电,鲸吞属于我的赔偿金额,以强欺弱,无法无天!7月14日凌晨2点多才把中央空调管道拆迁结束,15日上午10点,谢国飞就把拆迁办人叫了过来,而且还叫了三台警车和二十多位蒙面人。当时强拆现场,我们只留下两个员工(一个72岁的仓库保管员金凡斌和一个卫生阿姨蔡志娥),我们认识真正的强拆办人员,这么长时间,他们每天都在我们宾馆大厅沙发上午休和临时歇脚,彼此都蛮尊重。强拆时,我们两位员工非常配合,没有任何冲突和争端。我们对大的政策非常支持,没惹任何麻烦!但是,谢国飞的所作所为天理不容,多行不义必自毙!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我相信:央央大国,一定有正义之师!法治社会,一定有除恶之剑!
  此致
  敬礼
  (附带本次强拆过程中,部分当事员工的真实记录和相关凭证复印件。)
  举报日期:2017年11月14日

责任编辑:李娟


图为会议现-市领导视察城市管理工作

副市长徐鸣强,我局党委书记、局长朱锦明以及财政卫生、环保、处理公司部门主要负责人陪同视察期间,王剑锋等一行先后视察了生活垃圾填埋场...


资料下载
事业单位房地产明细表.doc
下载
出租房地产情况表.doc
下载
周转住房租金申请优惠审核表.doc
下载
调配租赁政府周转住房审批表.doc
下载
车辆超时免费停放申请表.doc
下载
“车辆准停证”申请表.doc
下载